服务热线:0754-88559501
欢迎来到公海

与香港黑帮天弘债:从万人械斗到销声匿迹

2020-01-06 09:01:28  作者:admin

  1949年的香港,全亚洲仅次于上海的大都市,高楼大厦与老式骑楼并列,既充满商业味道,也蕴含着充足的生活气息。香港岛在1841年刚刚割让给英国的时候只有5650名居民,当时的港英当局采取了开放入境的态度,到1941年香港包含九龙的人口增长到163万。

  1949年4月,百万解放军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渡江战役,主力部队已经在三大战役丧尽的国军以雪崩的速度败退。此时随着涌入香港的人群,一些特殊的男人也开始逃进香港,他们都穿着军装,在向港英当局交出手里的武器后,得以进入香港,他们都是国军败兵。

  当时的西环一带,满街满巷都是国军败兵,白天无所事事到处游荡看热闹,晚上就在路边屋檐下铺上油纸或者毯子,席地而睡。每天都有警察跑来认人抓捕那些没钱吃饭而跑去偷盗抢劫的人。天弘债于是港英当局在香港岛西面的摩星岭设置了所谓的难民营。

  这里连木板房也没有,都是形形色色用各种物品搭建的帐篷,帐布满了山头,缺乏公共设施,人们随地大小便,每逢烈日当空,更是恶臭难闻,到了雨天,更是遍地泥泞,就是铺上草包袋子,也很快就腐烂不堪。但是仍然很快就有大批逃进香港的国军人员聚集在这里。不到三个月就达到了8200多人。

  当地居民对此怨声载道,1950年6月,更是发生了大规模斗殴事件,摩星岭国军残兵与香港人发生冲突,很快数百名香港当地人就与这些国军残兵形成打群架,在很快赶到的警察控制下,事件才告结束。这次事件导致130多名香港青年受伤被送往医院。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各种扰乱治安的事件,港英当局撤销了在香港岛的摩星岭难民营,而在相对偏僻的九龙魔鬼山,也就是将军澳对面,设立了调景岭难民营。

  难民营完全没有规划,就是大家一拥而上,找一块平地就用石头,油纸和木头搭起一座棚子,往往还要为一块石头,一根比较好的木头大打出手。到1951年8月,这里的人已经突破2.5万人,绝大部分都是24岁-40岁的男性。从省籍看,湖南人最多为5040人,湖北人3483人,广东人3132人,江苏人2450人,江西人2160人和安徽人2024人,其余来自其他省。

  大约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难民可以从港英当局领到伙食,每天每人1盎司大米,0.25盎司油,0.166盎司盐,16盎司柴火,8盎司蔬菜,1盎司咸鱼或腐乳和1盎司肉或者鱼。

  港英当局虽然设立了难民营办事处,还从社会局抽调人员来管理事务,消防,卫生,水源,儿童福利,学校和修理等工作。可是这只是表面的领导者,调景岭真正的领导者是那些地下社团,各种同乡会首先被建立起来,其后各种同学会,军人会也被建立起来,比如黄埔三期生卢石英主持的同学会,黄埔六期生张翼扬组织的研究会。前任国军团长何泽莆组织的河北同乡会.....

  当时统计调景岭难民营中毕业于黄埔军校和黄埔军校各个分校的人有2370人,他们都参加过战争,好斗胆子大,组织活力能力强。让当局非常头疼。

  1950年的港英当局咽喉,南华早报就刊出大标题,令人困窘的客人,来形容那些在调景岭难民营的国军败兵。港英官员更是直言不讳的称这些败兵是寄生虫。

  那些身强力壮,拥有组织能力和打斗能力的国军残兵,特别是那些曾经的军官们,是不甘心窝在山头住棚子的。于是这些人开始白天跑到市区寻找一些打杂工,卖力气的工作。可是打杂工收入低微,社会地位低,一位名叫葛肇煌的黄埔六期出身的中将联系了13个骨干分子合成14个人组成了一个三合会组织14K,14就是14个骨干,K是英文名称KuoMinTang的第一个字母,堂口是洪发山忠义堂。

  14K一成立就很快在香港打下了地盘,原因很简单,一旦遇到打架这种事情,回到调景岭一招呼,人多的是。而且都是各级黄埔军官带队,从军官到士兵都接受过军事训练,白刃战训练,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组织严密。枪林弹雨,炮弹横飞都经历过,还害怕打群架吗?再说对手也不敢去调景岭抄他们的老窝,哪里蹲着2万多无所事事,满肚子火气的“打手”呢,谁敢去呢?

  14K最早开始的是地下赌博和敲诈商人。当势力扩大后开始了组织卖淫。14K最大的业务和他们在缅甸山区的同伴们一样都是走私毒品。最大规模的时候,14K拥有20万会员,为全球华人三大帮会之一(另外2个是和新义安,这2个帮会也都和有关系,前者是眷属子弟组建,后一个也有浓重的军人色彩),香港最大最暴力的黑社会社团。

  新义安的创始人叫做向前,他最早是拜在后来的14K创始人葛肇煌中将门下的,也拥有的军衔,军衔为少将。后来,向前进入香港建立起做为掩护新安公司和永安公司,所以这个组织被俗称为新义安。从事,勒索、收保护费、贩卖毒品、高利贷、开设色情场所、非法赌场、走私等。同时也经营企业等行业。

  14K和新义安选举龙头的方法不同,14K采用的是元老制,论资排辈,但如不称职便要下台;新义安则是采用世袭制。论山头的线K是洪发山,新义安是太平山。

  调景岭的面貌也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开始修建起崭新的住房,修建公共卫生设施,开办了四所中学,费用全免。每年还从这些中学生里选拔出成绩优异的学生保送上大学,费用全免。到1983年调景岭中学的高中毕业生考入大学大专的比例达到了90%。

  调景岭没有香港警察,完全是自治。难民们组织起纠察队,在鲤鱼门通往调景岭的唯一一条道路上设立岗哨,驻扎了一队人马,任何陌生人想要进调景岭都要审查身份,想要到调景岭找人寻衅报复那更是不可能了。在层层管制下调景岭成了一个独立小王国。

  1956年,香港发生了大闹九龙事件。1956年10月,香港一位管理卫生的职员巡视街道,来到一个叫李郑屋村的地方,当时香港市政卫生局下令不准在大楼居民区楼宇墙壁张贴各种标语,以免影响市容。所以当这个职员走到李郑屋村时,发现了大量党旗和标语,顿时感觉很不像话,因为如果上头来检查,看到这些,肯定会扣大家的工资的,于是就找来一些其他职工一起动手撕掉所有违例的条幅标语。

  事情很快就经过层层报告报到了14K龙头葛肇煌中将哪里。11点多,500多人来到管理市容的工作人员办公室,要求赔偿。办公室负责人当然不肯赔钱,很快警察就来了,但是很快警察就发现,劝说是没有作用的,而且对方的人越来越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办公室的职员做出了让步,决定重新帮他们张贴那些标语。事情还没有完,九龙警察总部得到消息,对方的人还在向这里聚集,他们不光要求重新把标语贴好,赔钱,还要求撕毁标语的职员出来道歉。

  最后条件再次升级,要求第一,买10万头鞭炮,第二,在政府大厦外悬挂蒋介石画像和党旗,第三登报道歉,撕毁标语的职员下跪道歉。

  下午2点,60多名香港防暴警察赶到现场增援营救被围困在办公室的职员。这些职员刚出来,外面的人群立刻就发生了骚动,各种瓶子,砖头横飞。警察也发射催泪弹反击。现场的人群太多,警察人少难以控制,30分钟后,另外360名防暴警察赶到现场增援。数百名防暴警察一起发射催泪弹等软杀伤弹药驱散人群。

  下午6点,14K重新调集人马,围攻办公室。再次遭到防暴警察发射催泪弹驱逐。晚上10点,大批14K成员进入到市区,袭击附近工厂,打砸汽车。香港警察立即封锁多条道路,禁止车辆前往骚乱地区,并且再次增派防暴警察赶往冲突现场。

  这还不是最暴力的时刻,晚上11点,14K集中骨干打手组成5个大队,携带器械分别进入市区,直接与防暴警察械斗,防暴警察渐渐低挡不住。14K冲到路边就连消防车,陆军车辆和救护车也遭到打砸和纵火焚烧,随后14K开始冲进旺角一带,并且在凌晨直接攻击了旺角警署,并且打砸附近学校和工会。随后港英当局再次派出11队防暴警察增援骚乱现场。

  第2天上午,14K再次集中人马在九龙聚集,开始沿着青山道各种工厂打砸并纵火焚烧,深水埗,油麻地也遭到袭击。14K大批打手几乎控制了整个九龙,要求过路的行人和车辆都要拿着党旗,如果没有就现场购买。不服从的直接在街头就进行殴打,瑞士驻港副领事佛拉伊·恩斯特夫妇就在汽车内,被四名打手直接用铁棍打的浑身是血。

  中午12点半,港英当局看到,防暴警察已经控制不住局面,决定出动驻港英军3个步兵营开着装甲车进入九龙平息暴乱。

  暴乱仍在继续,下午,14K由50多名女打手打头阵,冲击纺纱厂,破坏巴士总站,电影制片厂....2000多14K成员甚至直接与英国陆军发生冲突,香港警方也开始开火。19点,港英政府宣布九龙戒严,这是香港历史上的第一次戒严。

  当天晚上和第三天,也就是13日白天骚乱还在持续。香港警察和英军封锁了整个九龙,宣布只有中午12带你到下午2点,居民才可以外出,其他时间禁止外出。

  此时街道上到处都是汽车残骸,晚上14K要侵入荃湾,荃湾居民自卫队全体出动,但是仍然底气不足,港英当局紧急派遣600多警察和英军增援,才使14K打手不敢再动手。但是一路上英军装甲车和警察的警车也遭到了砖头雨的袭击。

  10月13日, 周恩来总理约见英国驻中国代办欧念儒。在谈话中,周恩来对在九龙的中国和平居民的生命财产,在特务分子的残杀和劫掠下所遭受到的严重损失和重大伤亡,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和关切!

  一直到10月16日,港英当局才正式宣布,九龙暴乱已完全平息。暴乱总共造成数百人死伤,港英当局逮捕1000多人。从此,港英当局开始成立“三合会调查科”,14K由此一举扬名天下。在随后的10年港英当局,严厉打击三合会,在1956年至1966年,有1万多名三合会分子被定罪。检控超过600名三合会领导人。

  但是从6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了警匪一家的趋势,14K等帮会开始利用金钱,女色勾结警察。当时香港流传“警察管黑社会,黑社会管治安”。

  1974年,港英当局成立廉政公署治理腐败。成为治理香港黑社会的转折点。廉署成立后,包括14K在内的三合会随即失去警察的保护,并且受到严厉的打击。

  到2000年以后,香港三合会组织在香港的影响力已经日渐衰微,香港也成为了一座治安优秀的城市。虽说小型的持械斗殴偶尔还是会有,但是那种动辄大型械斗,包办一整条街,一整片地区的妓院,赌档,酒廊,毒档的情形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

  无论是14K的成立,还是56年大暴动,都不是偶然事件,也不是普通的黑社会治安事件。其背后都有远在台湾的高层领导和情报机构的支持指挥和调度。其情形就如当年台湾指挥和帮助在金三角的国军残部一样。一旦失去了外部势力的支持,这些所谓的大黑帮和大毒枭也就都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COPYRIGHT © 2019 公海手机版登陆 ALL RIGHTS RESERVED.